来历:学习军团·我国号角<\/p>

“云雾满山飘,海水绕海礁。人都说咱岛儿小,远离大陆在前哨,风大浪又高啊……”<\/p>

作为渤海前哨,长山列岛把守京津,战略方位非常重要。驻扎此地的一代代海防官兵,以“海岛为家、艰苦为荣、祖国为重、贡献为本”,展示了崇高的家国情怀。<\/p>

<\/p>

北部战区陆军海防某旅海防一营雷达哨卡驻扎在长山列岛某岛。哨卡远离营区,驻扎在高山之巅,没有水源,用水困难,自建成30多年来,一向靠官兵从山下营区往山上背水、下雨接水来确保官兵的基本生活用水,条件非常艰苦。<\/p>

盛夏七月,记者一行来到岛上调研采访,跟从官兵们一同背水,沉溺式体会感触这儿共同的“背水文明”。<\/p>

<\/p>

“自1986年哨卡建成以来,这儿的官兵已运用了四代背水东西。”在山下的哨卡地点连队陈设室内,所长徐恺远向记者具体介绍官兵们几十年的背水史,“第一代背水东西25升,是由木棍钉制而成,绑缚铁皮油桶;第二代背水东西25升,由铁棍焊制背架,绑缚塑料水桶;第三代背水东西20升,是配发的野战伙食汤桶;第四代背水东西20升,便是咱们一瞬间将运用的配发的背水袋。”<\/p>

<\/p>

记者一行和4名官兵分别在第四代背水袋里接满水,背着沉重的水袋,从营区动身,向山顶攀去。<\/p>

徐恺远带领背水部队,走在最前面。他说:“这条背水路弯曲弯曲,共有十八道弯。”<\/p>

站在山脚下,记者昂首望天,一眼望不到顶。<\/p>

<\/p>

“曩昔没有这个台阶,便是高低难行的山路。”哨卡二班署理班长刘闯说。刘闯自2014年踏上海岛,背了近8年的水,见证了这条背水路从石板小道到混凝山道、从拄着树枝上山到加装扶手护栏的前史变迁。<\/p>

已近正午,气温达32摄氏度。刚走到第5道弯,记者已气喘吁吁,迷彩衣被汗水浸湿。<\/p>

<\/p>

“咱们一切句顺口溜——‘下山一身汗,山下洗个澡,上山又是一身汗,一天就当洗三遍’。”上等兵李慨然一边擦着头上的汗,一边对记者讲起他们背水的故事。<\/p>

哨卡每天会安排一名战友下山打饭。打完饭再同山下战友一同送水上山,天热时用水多,官兵们要背着四五十斤的水往复送两三次。<\/p>

<\/p>

“别看背水路不好走,但这一路的景色也挺美的。这个时节有漫山的野花,到了秋天,路的两边会结满野山枣。吃上两颗,酸酸甜甜的,也不觉得背水有多么辛苦。”虽然艰苦,但李慨然和战友们常常会苦中作乐。<\/p>

上一年年末,李慨然曾跟着营里安排的渤海前哨宣讲小队,把哨卡官兵传承背水文明在哨位上蜕变的故事共享给了全营官兵。“我感到了荣耀和骄傲。”他说。<\/p>

<\/p>

还没到山顶,刚到了第16道弯,记者就感到像是洗了个澡。细水流一般的汗水不停地滑落,呼吸沉重,膝盖发麻,小腿也有些酸痛。<\/p>

远远地,在哨卡执役了11年的老兵梁钊华和黑色的罗威纳犬岗兵“八饼”已经在哨卡门口翘首以待了。<\/p>

记者和官兵们把背上来的水倒在哨卡的储水桶里。明澈的水流、战友们乌黑的脸庞、汗水和笑脸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<\/p>

<\/p>

“上级为咱们筹建的山顶供水系统,估计本年10月份就能施工完结,咱们的哨卡将不再缺水。”哨卡地点营教导员于杰说,“条件的改进不会改动咱们守岛的初心。‘吃水不忘背水人、赓续传承海岛魂’的背水文明,将永久鼓励咱们一代代海岛官兵自主建造、不怕喫苦、艰苦奋斗。”<\/p>

<\/p>

<\/p>

正午暖阳,哨卡石墙两边“开机便是战役,执勤便是交兵”的赤色大字愈加夺目。室内的执勤官兵,正挺直着腰板坐在操作台前,目光紧盯着屏幕,一刻不放松!<\/p>

(学习军团·我国号角出品)<\/p>